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优医兔-中医电子病历系统

优医兔-中医电子病历系统

  时间: 2019-10-30      45     分享:

        优医兔专业人员研究表示中西医诊断有着重大的差异,这种差异不是简单的名称叫法不同,而是根本不同的两种体系。 中医诊断分为疾病诊断和证候诊断两个部分,同一疾病,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有可能分成多种证候。 因此,既不能简单地用一一对应的方法创建诊断字典,也不能将两者完全割裂开,使其互不关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1996 年颁布的《中医病证分类与代码》,中医电子病历系统应严格按照这个标准的要求建立疾病诊断和证候诊断表。同时,根据国家的相关要求,应同时记录中医诊断和西医诊断的内容,因此,在中医电子病历中还应该建立西医诊断表,并可根据需要将两种诊断进行对照研究,即利用数据挖掘工具找出两种诊断的内在联系和规律, 以利于中医辨证分型的现代化研究。 此外,对于由于现代医学和现代检测手段发展而新发现的疾病,如在例行体检中发现的高脂血症,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无任何不适感, 处于病前状态或疾病早期尚无临床症状,对这类病人,如采用传统做法统一中医诊断为“未病”,则有可能给今后的科研和数据挖掘带来困扰,不如采取“拿来主义”的态度,不必拘泥于中医自古没有而不用,可直接用西医诊断代替中医诊断,待国家出台相关相关标准后再作修改。

        

        1、优医兔中医电子病历应大胆采用现代信息技术的研究成果,探索四诊的客观化

        望闻问切四诊是中医调查疾病的基础,四诊合参是辨证论治的核心。 要在电子病历中以结构化、标准化的方式准确记载四诊的内容,其难点与重点均在于四诊本身的标准化与客观化。 目前国内外已经有很多学者进行了这方面的研究,而且也已经有了不少应用实例。

        

        如在舌诊方面,传统的舌诊是通过肉眼观察舌质和舌苔的颜色、质地,然后结合病人的其他症状,进行辨证。这种方法医生主要靠自身知识水平、思维能力和诊断技巧去加以分析判断,因而临床上不同医生对同一患者进行全身望诊信息的采集时,得出的诊断结论往往会有较大的差异。因此,在电子病历中如简单记录采用传统方法的舌诊结论,在技术上固然简单,但却不利于数据的后续处理,尤其是不利于基于数据挖掘的中医现代化科研的开展。随着现代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多的舌诊客观化技术被提出来,并且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然而,如果研究成果不与传统舌诊的内容相续接,仪器虽然先进,却没有充分地与中医临床结合,没有大样本的临床病例支持,舌诊判断标准的客观化、规范化的目标仍然难以达到。所以,在电子病历中可融合这些舌诊现代化的研究成果,如记录舌质、舌苔、舌微循环、舌苔脱落细胞乃至舌的光学色谱、纹理结构等影像学特征,再利用计算机对其进行数值计算,最后根据定义的标准,得出病人的舌诊诊断,并存储病人的舌象图片,供医生进行直观判断[2]。

        

        脉诊与舌诊一样,也是中医诊断的一项重要内容。 近年来, 学者们取得了有关中医脉象客观化的大量研究成果,也发明了多种脉象仪器,从脉动压力与超声信息、脉搏波等多方面诠释了脉诊的现代科学机理[3-4]。 与舌诊所面临的情况类似,众多学者对脉象检测在方法学上仍未达成一致,对脉象的特性缺乏统一的认识, 对脉象的表述没有一致的看法,对脉象测试仪器的性能、规格,测试方法上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脉诊的结论远未达到规范化、结构化的要求。 但是这些情况并不妨碍电子病历对脉象的记录和研究,中医电子病历在设计时就应对常见脉象进行枚举, 以便于临床选择使用,同时应选择较为成熟的脉象检测仪器,建立仪器与程序间的接口,以便采集客观化的数据,并利用电子病历采集大样本的优势,为脉诊的客观化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优医兔中医电子病历应建立以君、臣、佐、使为逻辑结构的高效、安全的电子处方系统

        

        中药方剂的组成是以君、臣、佐、使四部分药物配伍为法则的,中医用药多数从具体病证出发,辨证用药,通过对中医处方的分析,就可以看出该方是由什么方剂为主加减变化而成,看出该医生在辨证施治上的用心。 因此,在电子病历中,中药医嘱处方在结构设计方面也应遵循君臣佐使的规则,引导医生在辨证的基础上进行药物的配伍。 要充分考虑到中医处方多使用复方和协定方的特点,既要支持经典方、科研方、协定方的建立与维护,又能提供处方的味数、剂量、总重量、急煎方、先煎后下、药液温度、服药次数、服药时间等特殊提示的支持,提供十八反、十九畏、妊娠禁忌、饮食禁忌等的检查提示功能等,对罂粟壳、砒霜、雄黄之类的毒麻中药,应提供是否符合处方限量、处方管理、用法用量限制检查的功能。当然,为方便药房配药,供药房配方的处方的药材排列可采用药房斗谱的排列顺序,而不一定遵循君臣佐使的顺序。